突发重磅!腾讯大股东拟减持1200亿港元,市场如何消化? 三年前减持后股价这样走…

  传言终于成真, 腾讯大股东PROSUS将通过配股出售至多2%腾讯持股比例从30.9%下降至28.9%。

  计划出售股票至多为191,890,000股,按腾讯今日收盘价629.5港元计算,市值为1208亿港元。

  这么庞大的减持金额,即使是腾讯这样的大盘股,也需要多日才能消化,今日腾讯成交量为2717.85万股,成交额为172.84亿。即使没有其他卖家,也需要7个交易日才能消化掉。

  这自然会给腾讯带来很大卖盘压力,今日腾讯下跌3.75%,连日来腾讯股价都承受压力。

突发重磅!腾讯大股东拟减持1200亿港元,市场如何消化? 三年前减持后股价这样走…

  对于拟出售至多2%的腾讯股份,腾讯大股东PROSUS向证券时报?e公司记者表示,已告知腾讯公司出售股权的意图,这一点得到了理解和支持。PROSUS承诺至少在未来三年内不再出售任何腾讯股票。PROSUS表示,腾讯是全球最具成长性的企业之一。自2004年上市以来该公司一直在创造价值。PROSUS对腾讯的承诺依然坚定,通过出售这一小部分股权,为核心业务线和新兴部门的持续增长提供资金,增加公司财务灵活性。

  腾讯大股东2018年3月减持过一次,并曾经承诺三年不减持。目前三年期满,数据显示他们将2亿股左右的腾讯股票移仓到了摩根斯坦利账户。

  有市场分析认为,转移到摩根斯坦利账户的目的,是为了寻找买家,类似A股的大宗交易,不用在二级市场抛售,不会冲击市场。

  作为绩优股,腾讯吸引了众多长期投资者,腾讯当前估值为30PE,如果由此下跌,市盈率就不到30,估值就更有吸引力。

  减持

  腾讯第一大股东Prosus(南非报业Naspers的子公司,握有公司国际互联网资产)宣布将通过附属公司MIH TC Holdings,以每股575-595港元的要价出售1.919亿股腾讯股票。 出售数量相当于腾讯已发行股本的2%。 Prosus承诺,至少在未来三年内不会再出售任何腾讯股票。

  此前Prosus减持早有迹象。根据港股中央结算系统数据,腾讯大股东3月22日将1.92亿股将持股转移到大摩,3月18日大摩持股腾讯3.074亿股,但3月22日,大摩持有腾讯已经4.98亿股,意味着腾讯大股东将1.92亿股已经转入到大摩。市场已有预期会减持,而且这距离该公司上次减持,也刚好三年时间,超出不减持承诺范围。

  近期, 腾讯首次站上700港元之际,腾讯总裁刘炽平再度减持腾讯股票,1月15日,刘炽平减持30万股,套现1.9亿港元;1月18日,刘炽平减持10万股,套现0.66亿港元,今年累计套现2.5亿港元。

  刘炽平去年曾在1月3日,4月1日、5月29日及6月1日、6月30日及7月3日、10月8日、10月9日等连续减持腾讯。刘炽平去年合计减持股票的价值约12亿港元。去年马化腾也是减持不断,截至11月份减持涉及资金近65亿港元。

  三年前

  2018年宣布减持腾讯股份,正值腾讯公布2017年度业绩后的第二天。 让Naspers套现98亿美元,持股量由33.2%下降至31.2%。 港交所的数据显示,交易的平均售价为每股405港元,相当于腾讯2017年每股盈利的44.56倍。 这个估值倍数对于一家高速增长的公司来说不算高。

  不过当时正是一个重要关口,当时的腾讯处于业绩增长的巅峰,受智能手机游戏及互联网增值服务强劲发展带动,腾讯的收入、EBITDA和报告净利润增幅均达到近年峰值。

  腾讯的利润增长开始放缓,其中有部分原因或与游戏产业政策收紧以及内容开支增加有关,股价也从400多港元的高位下跌,低见250港元,Naspers减持后股价大跌,令其有股神之美誉。

  不过现在股价和当日相比,又增长了不少,时间再次证明了腾讯的价值。

  Naspers解释出售股份的原因是希望改善资产负债,以及投资其未来的发展产业。Naspers近年一直投资线上外卖和金融科技等高速烧钱、短期内收入难料的产业。

  1997年南非报业(Naspers)子公司MIH进入中国。从2001年到2002年,在互联网产业最低迷的时候,MIH先后从电讯盈科(港股00008)、IDG和腾讯主要创始人手中购得腾讯45.5%的股权,成为腾讯最大的单一股东,也成为MIH集团在海外迄今最成功的一笔投资。总体算下来,MIH投资腾讯的花费约3200万美金。

  此后受股权增发等因素影响,股份有所下降,但依然是腾讯的第一大股东。在Naspers投资后的十多年里,该公司从没有减持腾讯,近年才开始逐步减持,是腾讯成长神话最大受益者。

  Naspers再次减持腾讯的具体原因尚不得而知,市场猜测可能与公司市值有关。

  Naspers CEO曾在2017年年底公开表示,公司市值与其腾讯持股市值之间的鸿沟的确“太高了”,将考虑“结构性选项”( “structural options” )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当时Naspers总市值尚不及手中腾讯股份市值的一半。腾讯迅速飙升的价值使得Naspers在约翰内斯堡股市所占权重增至四分之一,因其投资组合中的集中度风险太高,迫使许多南非投资者出售该股。

  为解决这一问题,Naspers于2019年将公司国际互联网资产打包注入旗下子公司Prosus,随后将Prosus在荷兰挂牌上市。

  公司当时的想法是希望那些想投但无法投资Naspers的投资者可以转而购买这家荷兰公司的股票。

  但这一措施并未奏效。Naspers的市值较其荷兰子公司Prosus潜在资产价值出现了49%的折让,同时Prosus市值也大幅低于其持有资产价值。

  市场分析认为,Naspers可能通过再次出售腾讯股票,然后将所得现金分配给包括Naspers在内的投资者来完成公司市值管理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