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健园 | 老年人及早进行记忆健康管理

在全球,每3秒钟就有一位老人被记忆障碍束缚,身陷认知症的泥潭。认知症的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显著攀升,中国认知症的患病率65岁以上约7%,85岁以上接近40%。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中,年龄每增加5岁,认知症的患病风险增加1.85倍。大部分人会将认知症归咎于自然衰老,而忽略了它其实是严重威胁老年人健康的脑部病变。认知症的种类有很多,最常见的病理类型是阿尔茨海默病。

及早干预做好定期记忆评测

想不起刚刚发生的事,叫不出眼前亲朋好友的名字,言行变得乖张不被理解也无法理解他人……近期记忆的丢失是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迹象,然后疾病会逐步侵蚀患者的学习能力、思维能力、语言沟通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,给患者、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带来沉重的经济和精神负担。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、逾千万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而这一数字在2050年可能攀升至3000万以上。

阿尔茨海默病是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化性疾病,尤其需要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干预。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老年病科主任郭起浩教授指出,关注记忆健康是阿尔茨海默病“早发现”的关键。高风险人群要定期接受记忆健康评测等专科检查,高风险人群主要包括有认知症家族史的人群;有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血糖等“三高”人群;曾有昏迷病史的人群;有抑郁症等精神病史的人群;有睡眠障碍的人群等。通过早期干预,避免就诊时错过最佳干预窗口期,患者依然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正常、自理且有尊严的生活。

新近的医学文献提示,听力下降被认为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。有些老年人言语沟通能力表现正常,但是经检测听力已经下降,尤需提高警惕。早期发现听力问题、改善听力,对改善认知功能相当重要。

郭起浩教授强调,防控阿尔茨海默病需要从单个家庭到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,每个人都应该关注自己及家人的记忆健康,以科学的认知推动诊疗关口的前移,从源头上最大限度地降低老年群体中认知症的患病率和失能发生率。

多领域攻关朝着同一个方向

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机制未明。在这个疾病领域里有很多假说,比如β-淀粉样蛋白(Aβ)假说、Tau蛋白假说等,但没有一个假说是可以完全解释疾病机制的。错误折叠的β-淀粉样蛋白(Aβ)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大脑中沉积形成的淀粉样蛋白斑块和Tau蛋白过度磷酸化导致的神经纤维缠结,好似大脑代谢后产生的垃圾。这些“垃圾”到底是阿尔茨海默病的“因”还是“果”,尚无法明确,争议在于清除“垃圾”后病因即消除,抑或需要日复一日扫除“垃圾”。

另外,科学家希望通过生物标记物检测、随访疾病进展,通过生物标记物设计临床试验的终点,均困难重重,探寻生物标记物的过程面临巨大挑战。

同时,研发突破血脑屏障的药物,有赖于药物的“大脑穿梭”技术,这项技术仍处于实验室阶段。在科研成果均不明朗的现实之下,药物研发的挑战是相当艰巨的。目前,药物治疗的研究方向之一是在轻度认知功能障碍(MCI)阶段清除患者大脑Aβ沉积,减少Aβ沉积,以达到防止进展为阿尔茨海默病的目的,相当于疾病的二级预防。

即使前路坎坷,我们仍然期待更好的诊疗工具、更好的治疗手段尽快问世,惠及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及其家庭。郭起浩教授介绍,在研的和已上市的共有7种“武器”。除了已经上市的3类药物,即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、谷氨酸受体拮抗剂、脑肠轴调节药物外,还有2种减少Aβ沉积的药物、2种非药物干预手段,正处于临床试验中。

(潘嘉毅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

  • 友情链接